小小包子爱吃肉

血糖浓度

一个小小脑洞,不知道有没有撞梗,第一次发文也不知道tag打对没(ಥ_ಥ)

     一开始是开门声,带来浓郁的热牛奶和薄煎饼香,然后轻盈的脚步停止在床旁。
    “醒醒,副队长”仿生人特有的小烟嗓从上方传来,脸颊被一只手轻轻拍了两下,力度舒适。
    如此周到的叫醒服务,汉克却并不领情,他嘟囔着翻个身继续睡。
    见汉克没有反应,对方也没再说什么。
“chua!”裹在身上的温暖棉被被瞬间抽走。fuck!温度骤降让50多岁的老汉克以同体型人类难以企及的矫健一个挺身坐在床头,瞪视眼前的仿生人。
    “What fuck you doing?!”汉克插腰怒吼,妄图用视线在抱着被子的仿生人身上烧出个洞。
    “早安,汉克”面对压力值60以上的汉克,仿生人额角的led保持稳定的蓝色,微笑着打招呼,他把手里的被子放下边说:“现在时间是早上7:30,如果你还想拿这个月的全勤奖,我建议你20分钟内洗漱完毕吃早餐。”说着他把一摞叠好的衣服递给汉克。
    看着这张每个弧度都透着可爱的笑脸,从不被全勤奖束缚的摸鱼能手,汉克.安德森副队长,想到让自己如此渴望全勤奖的原因,一枚印着希腊某个谁脑袋的金币,撸了把脸泄了气。
    “好吧,我知道了”汉克接过衣服,却看到对方向他伸出手“what?”
    “你忘了吗,汉克?昨天医生说从今天开始要每天监测你的血糖值。”
    “shit!就是,快点?”
    “got it”
    仿生人用左手固定住汉克的中指,消毒,安全针刺,一颗血珠被挤压出来,一切都很正常。
    “con connor?!!”一股电流从指尖窜到大脑,汉克头皮发麻,心脏严重供血不足,舌头都捋不直了。舔舔怪终于对我这个老汉克下手了?!
    汉克的手指被仿生人的两片淡色薄唇含住,他能感受到仿生人和人类类似的湿热口腔内壁,作为化学分析仪存在的柔软舌尖(赞美模控生命,这玩意儿感觉上也和人的没区别),轻轻舔舐着他指尖的针孔。黏腻、湿滑的触感伴随着轻微刺痛充斥了汉克的大脑,他发涩的喉咙艰难地做着吞咽动作,如果他是一台电脑那现在正处于宕机状态。
    窗外照进来的金色阳光镀在仿生人年轻白皙的脸上,使他每一颗痣每一条细纹都清晰而纯粹。他用这纯然的表情含着汉克的手指,那双总是好奇、探求的焦糖色眼睛也被汉克占满。这一切对汉克.安德森来说,过分煽情。
    事实上整个过程,不到3秒,仿生人取出湿漉漉的手指说:“汉克,检测到你今早的空腹血糖浓度是6.3,属于唔...”一阵天旋地转,他被汉克勾住脖子按倒在床,歪着头对汉克眨了眨眼。
    “闭嘴!”汉克凶狠地吻住这张不解风情的嘴。